北汽集团:争锋徐建一 徐和谊背水一战 _ 行业新闻 _ 行业资讯 _
来源:    发布时间: 2017-11-24 10:54    次浏览   >

 

北汽集团:争锋徐建一 徐和谊背水一战

 

北汽打算在未来三年内总计投入330亿元进行车型研发和生产基地的建设,但该公司在迄今为止创造盈利最高点的2009年,利润总额也仅为59.6亿元。除了向资本市场募集资金以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7月29日下午2时,在北京汽车大厦12层的会议室里,一些人的目光集中在两个镀铬的金属标志上,其中的一个将在9月成为北汽集团的新徽标。

“这个线条显得柔弱,而另外的那个更有力量感,”一位与会者对时代周报记者说,“但它还是需要修改。”

“表面上我们在修饰自己的脸面,实际北汽真正想改变的是心,”北汽控股公司公共事务总监郑刚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年轻并且与时俱进。”

但与这项“形象工程”相比,组建“北汽股份公司”并实现IPO才是徐和谊当下的头等大事。打算让北汽集团在“十二五”期间跻身中国汽车企业第一阵营的公司掌门人徐和谊,正面临着与一汽集团总经理徐建一相同的挑战—向资本市场要钱,解自主品牌资金之渴。

与一汽同时启动IPO

只有在2011年内达到年产销200万辆的企业方被视为一流的国有汽车制造商,每家被《汽车产业调整和振兴规划》确立的“四小”企业—北汽、广汽、奇瑞和江淮,都急欲迈过国家发改委划定的这道门槛。但与上半年销量居“四大”之末的一汽集团相比, “四小”之首、并打算在“十二五”期间进入第一阵营的北汽集团,其销量仍只为前者的60%。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前6月,一汽在“四大”车企中的销量排名降至第四位,上汽、东风、长安和一汽分别售出了176.54万辆、128.13万辆、126.72万辆以及124.22万辆汽车,北汽则以74.6万辆的半年业绩排名第五。这在徐和谊看来并不是一个满意的指标。

“我们的销量增速低于行业平均水平,”在7月中旬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徐和谊说,“上半年包括一汽在内的‘四大’销量都超过120万辆,增速在40%上下。反观北汽只有28.17%,在前10名中增速最低。”

仅就当地政府的“做大”意愿而言,徐和谊的压力并不比徐建一小。就像一汽一直是长春市乃至吉林省的经济支柱,从首钢公司迁址河北曹妃甸起,首都经济的下一个千亿元“航母”便唯有北汽可以担当。“徐和谊希望在今年实现150万辆目标之后,于2011年挑战200万辆,以保住首都龙头企业的行业尊严。”内部人士称。

虽然销量被东风和长安集团超越,一汽拥有的强大政治背景和盈利能力仍无人能及,除每年向中央及地方输送大量干部以外,其子公司一汽大众和一汽丰田还被公认为中国最赚钱的汽车企业之一。

即便如此,一汽集团总经理徐建一依然未能使其自主品牌发展迟缓的局面有所改观。几乎是同一时间,北汽控股与一汽集团相继启动IPO计划,前者欲将乘用车资产打包上市,而一汽试图实现整体IPO。

三年欲投资330亿

在“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一汽集团虽营业收入落后于东风和上汽,净利润却远超二者。

相形之下,北汽集团的上市计划显得迫在眉睫。花掉2亿美元并购萨博资产及对其知识产权的吸收和转化,只是北汽当下最为烧钱的项目之一,仅北汽福田联手戴姆勒投产重卡的一个项目就耗资63.5亿元。近一年来,北汽先后投资16.8亿元兴建北汽研究总院,半年前挂牌的北汽新能源汽车公司计划最近3年投入23.8亿元用于新能源整车及关键零部件的研发生产,一期工程仍未完工的北汽株洲基地则需注资50亿元。

事实上,北汽打算在未来三年内总计投入330亿元进行车型研发和生产基地的建设,但该公司在迄今为止创造盈利最高点的2009年,利润总额也仅为59.6亿元。除了向资本市场募集资金以外,没有更好的办法。

“假使不能得到资金的持续注入,再庞大的自主品牌战略也是无米之炊。”北汽控股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在今年年初的工作动员会上,包括韩永贵、张欣、顾镭等在内至少8名高管向徐和谊立下军令状,其中以组建北汽股份居首,其次才轮到株洲基地建设和北京牌BC301、BC306投产上市,自主品牌高端基地建设,以及萨博技术转化,新能源乘用车研发等重要项目。

“北汽福田、北京奔驰和北京现代的产销目标已经成为相对次要的考核项目,自主品牌才是今年以至未来的集团重心。”该人士透露,北京市国资委副主任王灏不止一次地要求北汽加快向自主创新的结构调整。

股份公司或8月挂牌

在2008年因股市大幅下滑、证券监管机构停止新股上市,错失了整体上市的时机之后,以北汽股份为平台的上市方案再现曙光。

“7月5日集团最终确定了股份公司的组建方案和实施路径,该方案已经得到了北京市国资委的正式批准。”北汽集团一位高管上周告诉记者,北汽股份定于8月正式挂牌,乘用车业务将成为核心资产。

“北汽上市是为了自主品牌融资的目的,外方合作伙伴对此毫无兴趣,且担心企业战略和投资计划由此被提前曝光,必然加以阻挠。”前述高管称,“但上市势在必行,真正难以调和的矛盾在于股东方的利益如何平衡。”由于股权结构过于复杂,大小股东公司的资产如何作价以及确定投资比例,一直在为北汽股份公司的组建制造麻烦。

即便股东矛盾被徐和谊一一摆平,但遭遇产能瓶颈的北京现代和业绩提升迟缓的北京奔驰能否取悦资本市场也令人生疑。“上半年北京奔驰1.37万辆的销量仅为全年目标的30%,董事会要求其将第三季度的业绩提高至1.4万辆,难度可想而知。”消息人士透露。

就连徐和谊寄望的“北京”牌自主品牌计划仍面临着市场风险。

“代号为‘BC306’的北京牌汽车通过了工程样车的审核,正在进行90万公里的路试,乘用车事业部刚刚启动了该车型的征名工作。”消息人士上周告诉记者,“但作为树立‘北京’牌形象的首款车型,BC306只是一款微型客车,更能代表北汽‘越野世家’地位的SUV车型—B40延迟至12月才能下线,同期下线的还有A0级两厢车—BC301。”如果自主品牌车型不能一炮打响,北汽IPO的前景无疑要大打折扣,其与一汽集团之间谁更能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不言而喻。

欢迎转载中国专用汽车网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网址: